2020NFT回顧:藝術品市場銷量三級跳

2020年NFT的發展踏出了一大步,令大眾看見市場蓬勃發展的潛力。讓我們透過這文章回顧一下,作為NFT四大交易領域之一的的藝術品市場,過去一年的發展。


背景

2020年,許多NFT領域都顯示出巨大的發展,其中之一是藝術領域,在過去的一年中增長非常強勁。過去幾個月裡,許多銷售記錄已被連續打破。


本文將分析四大交易平台、CryptoPunk及獨立藝術項目的銷售表現,介紹藝術NFT的演變,以及未來大趨勢。


NFT藝術品交易平台

首先我們分析一下目前市場上四個主要的NFT藝術品交易平台的銷售情況:MarkersplaceKnown OriginAsync ArtSuperRare

(另外一個平台Blockchain Art Exchange 因為轉向了ERC-1155智能合約,導致數量和銷售價格不完整而被排除在結果之外)。

在這四個平台上出售的藝術品總銷量為10,384,427美元。從上述圖表,我們可見到SuperRare的發展進一大步,成為藝術平台的領頭者。而2019年位居第二的Known Origin,如今銷量卻大落後。Async Art則是新加入的競爭者。在2月開始推出NFT交易服務,其提供的互動性作品很受買家歡迎!


藝術品NFT的銷售可劃分成一手市場和二手市場。讓我們看看兩個市場去年的表現:


總體而言,一手市場的價值為7,510,073美元,而二手市場的價值為2,874,353美元。


目前為止,似乎沒有一個平台能與SuperRare競爭,但在第三季尾時,Makersplac的銷售量,尤其在一手市場,看到明顯的上升。Makersplace僅佔一手市場的13%,但卻佔了市二手場銷量的33%。 藝術家Jose Delbo在7月的加入似乎對平台產生了重大的正面影響(按此閱讀相關新聞)。

過去一年這些平台的交易量不算多,在四個平台上共有27,890筆交易。


Aysnc Art刊登的藝術品比較小眾和獨特,這解釋了其低銷量。


在9月的時候,Makersplace與不少知名藝術家合作,講藝術品刊登在其平台上,為一級市場的銷售量注入了新的活力!


SuperRare的穩定性的銷售和交易量相對穩定。縱使平台有高額的交易費用,卻無損去年的的良好發展。

最後一個要考慮的是涉及獨特買方和賣方的數量。


儘管2020年上半年的銷量不低,但 Makersplace 和 Known Origin似乎並沒有取得很多新用戶。不過在9月時,我們開始見到新朋友加入。


最受歡迎的NFT - CryptoPunks

看完四個主要的交易平台,我們可以看看當中最大的項目CryptoPunks的表現。

CryptoPunks在2020年的總銷售額達到了6,286,157美元,可見其大受歡迎!


9月份時候,CryptoPunks推出新產品功能 - 收藏者可以可以“包裝”其擁有的CryptoPunks,從而可以在Opensea等不同平台上交易。我們看到該月份總共出售了1,526個包裝的Punks,共佔了2,420,779美元。


獨立NFT藝術品

儘管上述四個平台佔據了市場主導地位,但2020年亦是NFT市場民主化的重要一年。不少創作者自己把藝術品放到區塊鏈獨立交易,而非刊登到四大平台。


下列圖表綜合了190個項目的銷售額,其中包括Avastars、Cryptomorph、PixelChain或Codex Protocol等相對大型的計劃。但對銷售額影響最大的無疑是獨立藝術家的的NFT。


我們可將銷售額分為三個部分:產生超過100,000美元的交易,產生10,000至100,000美元的交易以及產生5,000至10,000美元的交易分析不同NFT創作者的表現。

上圖中的21位藝術家只是在NFT創作者汪洋中的冰山一角:他們共售出3,021件作品。總成交額為142,412美元。另外還有135個不在表上的創作者 - 總共售出6,692件作品,總計284,079美元。

上圖為總銷量達到1萬至10萬的項目 - Pixelchain的銷售額為93,389美元,實現了4,058筆銷售,非常接近Avastars和Trevor Jones。Pixelchain允許任何人以32bits(或更近期的64bits)像素空間上創建藝術品。 通過讓所有人都擁有充分的自由來表達自己,然後發起NFT,也許2021年會出現新的趨勢!


另外還有在現時NFT生態系統中必不可少的藝術家:Pascal Boyart, Hackatao, Frenetik Void, Allota Money 和比較具爭議性的 Maxosiris and Robness。這26個項目和藝術家在一年中創造了711,774美元。


在上述190個項目和藝術家的作品銷售總收入3,486,350美元中,僅上述34個項目就佔了3,202,271美元。

在總銷量2,490,497美元的8個項目和藝術家中,Niftymoji和Bitartwork已經不被繼續開發。


Avastars和Autoglyphs則是兩個由算法生成的藝術品。Autoglyphs是Larvalabs的第二個項目,此項目成功找到了一個強大的收藏家社區。


Joy, JosieTrevor Jones是三位已經在社區中廣為人知的加密藝術家,但今年是人們對他們加深了解的一年 - 奧巴馬(Barack Obama)在Twitter推文中介紹了Josie的作品、Joy受到Adobe的關注、Trevor Jones與曾為DC和Marvel Comics作畫的Jose Delbo合作。


Cryptograph是一個由名人組成的項目,例如Paris Hilton,Seth Green,Ashton Kutcher,Tom Morello,Scott Storch,Jason Momoa,Vitalik Buterin等。在該平台上出售的作品所產生的所有錢都捐贈給了慈善機構。


結論

在2018年和2019年,在交易平台上刊登藝術品是創作者獲得認可的唯一途徑。


然而今日,SuperRare和Makersplace變得更昂貴、Known Origin幾乎沒有改變任何規則,Async Art刊登小眾互動作品。即使四大市場仍然在領域佔據主導地位,似乎它們目前的不足有機會阻礙未來發展。

儘管一年來區塊鏈費用屢創新高,但比較起2019年藝術NFT共559,403美元的交易額,2020年達到的20,156,934美元可謂三級跳。


藝術家一向有逆流而上的能力。在2020年新冠肺炎衝擊全球的情況下,我們很高興看到NFT為藝術家另闢蹊徑。雖然NFT生態系統還需多多努力,以更貼近現實世界需要,但過去一年的表現使我們對NFT的未來發展和增長非常樂觀。


Credits: NonFungible.com

75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